欢迎访问,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郭万华、王秀全律师将会为您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咨询留言
 
姓   名:
验证码:
 8817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温馨提示:请留言时留下您的联系电话,也可直接拔打电话: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咨询能更方便快捷地获得回复。
     
联系律师
 
名称: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王秀全律师
手机: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
电话:010-85852727
传真:010-85852727
Email:wangxiuquanlawyer@163.com
商务QQ:广州番禺律师53289246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万达广场9号楼10层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网址:www.bjlhlawyer.com
特别推荐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婚姻情感->正文
遗嘱的重要性

发表日期:2020年4月2日   文章来源:《私人财富传承》    作者:王秀全 郭万华
 
      传承

1.1 许大师的身后事 今人的警世钟

许博文是一代表演大师许宝林的儿子,自幼深受父亲表演艺术的熏陶,从小天资聪慧,多才多艺,善于模仿各种方言,并精于相声及戏剧表演。许博文年纪轻轻就多次在春晚亮相,展示出其精深的艺术造诣。另外,许博文还创作出多部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在影视领域也享有盛誉。作为一位成功的表演艺术家,可以说许博文已经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也许世上真的没有完美的人,许博文在表演艺术上可以说是演绎精湛,无可挑剔,但在生活中却不够完美。许博文先后有两段婚姻,和第一任妻子生育一女许丽,后双方共同生活10年多离婚,许丽归母亲抚养。和第二任妻子育有一女许薇,许博文与第二任妻子结婚10年后再次离婚,许薇归母亲抚养。之后许博文一直独自生活,可惜天妒英才,2007年许博文突发心脏病去世,一时震惊世人。如挽词所说:耀眼巨星光彩曲坊永垂不朽,文苑英才笑洒人间丰碑常存!

 大概艺术家都是诙谐、顽皮的,临走了也要给后人留下一场无导演的表演。许博文生前并未留下任何遗嘱,去世的也非常突然,两个女儿都不知情,导致两个女儿与叔叔为了争夺巨额遗产闹到公堂之上,耗时两年多最后以和解方式结束,许博文的骨灰也是时隔四年之后才终得以安葬。

 许博文的弟弟许博华在其去世后第一时间赶到许博文的住处,帮忙料理后事,并掌控了许博文的所有资产与相关文件。许博文的大女儿已成年,二女儿刚9虚岁。姐妹两个收到消息后回来奔丧,对父亲许博文家中情况也不熟悉,等许博文的丧事结束等待墓地安葬期间,开始着手进行遗产继承,发现许博文名下仅有一部老旧的轿车和一处尚有几百万银行贷款的花园洋房,其他财产究竟有没有?如果有,到底有多少等等一无所知。

 许丽和许薇姐妹虽然不跟随父亲共同生活,但是也经常与父亲过周末,印象中父亲有收藏手表、玉石翡翠、古董、字画的习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留下。父亲银行账户只有一百多万元,与料想的也相差甚远。

为查清许博文名下财产情况,许丽、许薇将叔叔许博华告上法庭,称许博文名下的财产除了一辆老旧轿车和上百万银行贷款的花园别墅外,许博华自接手许博文所有遗产后从未有将遗产交付姐妹二人的意图,也未将财产列明清单、封存遗物,许博华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姐妹二人的遗产继承权,故要求许博华返还及赔偿相应遗产。随即许博华将许丽、许薇告上法庭,要求姐妹二人支付垫付的许博文名下房产贷款、购车款及税费,同时停止支付房贷。建设银行在许博华之后将许丽、许薇姐妹告上法庭,要求偿还欠付的银行房贷。许博文银行账户只有一百多万的存款,因缺少墓地经费许博文的骨灰一直搁置无法下葬。

 2010年案件开庭审理,庭审中双方互相提出大量事实进行庭审辩论,吵得不可开交。因案件错综复杂,即使多次调查取证取得的财产仍很有限,终至2010年底,历时两年多,在双方亲朋好友的共同努力下,双方达成和解。这场闹得轰轰烈烈、沸沸扬扬的遗产争夺案落下帷幕,许博文的骨灰也得以安葬。

许博文作为一代表演艺术家,如果能拿出在艺术造诣上千分之一的精力用在安排身后事上,何至于他的家人为了财产纷争不休、闹得世人皆知,甚至其逝后都不能及时入土为安。究其原因还在于中国人固有的传统观念,认为立遗嘱是不吉利的事情,一直避讳谈及此事。但要知道,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任何人都避免不了。尤其像许博文这样在社会上属于相对富有的人士,如果能够在生前订立一份遗嘱或做一下财产安排,有份清晰的账目,基本上可以有效避免遗产范围不明确,减少遗产继承的阻碍。


传承实务法律分析

一、通过遗嘱确定遗产范围,避免巨额财产旁落他家

从上述传承案例中,我们可以得出经验教训:明确遗产范围对继承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如许博文订立一份遗嘱,明确遗产的名称、数量、存放于(或位于)何处、大概价值等遗产范围,在许丽、许薇姐妹继承遗产时感受到的应该是幸福,而不是因继承引发的烦恼。

可现实是许博文并未在其生前订立一份遗嘱,也未将自己的财产情况一一记录在案,从而导致了财产数目上的不明晰。本案在起诉到法院的情况下借助司法手段能够查询到的财产也非常有限,这不仅影响整个遗产继承的顺利进行,而且还破坏了整个家庭的和谐氛围,面临部分甚至大部分遗产旁落他人或成为无主物的风险。

财富重要,亲情更重要,但千万不要拿财富考验亲情,否则徒惹伤心罢了。

而避免上面悲剧的可行方法就是:立一份内容上明确具体、法律上合法、执行上行之有效的遗嘱。

二、独生子女继承难,如有遗嘱可化繁为简

我国自80年代初期开始实行计划生育,80后、90后多为独生子女。身为独生子女在继承遗产时就可能面临各种意外状况。没有遗嘱无法做公证继承,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作为被告也无法通过诉讼达到继承目的。

若父母意外去世,祖父母、外祖父母也都已过世且无遗嘱的情况下,独生子女要合法继承遗产,需要证明自己为唯一合法继承人。

为证明自己是唯一继承人,要提供亲子关系证明、被继承人的配偶已故证明、被继承人的父母已故证明、被继承人子女情况证明、被继承人去世时的婚姻状况证明等,继承人需耗费较多的精力。如果涉及境外资产,涉及的事项更加复杂,程序也更为繁琐。

若独生子女还未成年,无法独立继承遗产,此时很有可能发生其他亲属争夺未成年继承人的监护权,造成巨额财产外流甚至财富传承中断。被继承人奋斗一生积累的财富最后却无法福荫后人,岂不扼腕?

三、凸显遗嘱重要性,您的遗产能否准确的传承给您的“意中人”

本案中因许博文未在生前订立遗嘱,其遗产继承“意中人”是谁我们已经不得而知。很多人的观念中没有生前立遗嘱的概念,认为不吉利而回避、忌讳立遗嘱,并理所应当的认为遗产应该由自己的子女继承,而现实又是什么情况呢?

根据《继承法》第五条和第十条的规定,若被继承人生前未立遗嘱,则其遗产应由第一顺序继承人(配偶、父母、子女)继承,即子女并非父母遗产的唯一法定继承人,被继承人的配偶与父母也有权利继承相应份额的遗产,故在被继承人去世且未立遗嘱的情况下,能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不仅仅是他的子女,还有被继承人的配偶和父母。此外《婚姻法》明确规定,除非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其他情况下,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在被继承人去世且未立遗嘱的情况下,如果被继承人的子女已婚,则被继承人子女继承的遗产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并不能实现遗产准确传承给自己子女的目的。而一旦被继承人子女发生婚变,因继承所分得的财产将面临被依法分割的风险。如此计算下来,真正属于子女个人继承的财产份额可能只有1/6甚至是1/8。

若被继承人的父母继承遗产后去世,被继承人的部分遗产份额将由被继承人父母的继承人继承,此种情况下亦不能实现遗产准确的传承给被继承人的“意中人”,反而还会造成财富的外流。

如此推算可知,不设立遗嘱,被继承人的遗产是会按照法定继承进行分配,完全不是被继承人所以为的那个“意中人”独自继承,生前订立一份遗嘱,明确将财产传给谁还是很有必要的。

四、有无遗嘱境况大不同,财富平稳传承还是中断

本案中,许博文在生前并未订立遗嘱,在其突然身故后,遗产范围不明且大量流失,何谈财富平稳传承?

前些年北京发生特大暴雨,广渠门桥下发生车内司机死亡事件;还是北京,因大风吹落花盆砸死行人;2020年突如其来的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导致的数千人不幸离世;再加上媒体经常报道的交通意外等等。这一切都提醒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天灾、人祸、病患或其他意外状况。如果这些被继承人生前未做任何安排,可能会使一家妻小瞬失所依;如果被继承人是大型公司或家族企业的掌舵人,因未能提前规划,会致使公司经营困难。如遇到有人趁机夺权,公司大权旁落,辛苦创立的基业很难传承下去。

中外多少高净值人士因没有做好财富传承安排,导致后世子女因为继承遗产导致亲情破裂,在遗产争夺中两败俱伤,以至于家财外露引来外人觊觎,几代传承的家业财富毁于一旦,而这一切,都源于没有提前立遗嘱。

         

         1.2 为传房产假诉讼 调解被撤行不通

传承案例

张明中年丧偶,与前妻育有一儿张泽庆和一女张润卿,两个孩子都已长大成家在外生活。

张明退休后感到一个人生活多有不便,希望找个老伴一起安度晚年,于是经人介绍认识了同样中年丧偶的王小慧。二人相处一段时间后感觉相对合适,便正式登记结婚,开始新的生活。结婚后因为双方年龄都比较大,为给日后生活做个保障,张明和王小慧拿出婚后的积蓄购买了两套房产。一套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登记在王小慧名下。另一套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登记在张明名下。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没过几年张明不幸身患慢性病,需要长期卧床治疗。随着时间越来越久,王小慧对张明的照顾越发显得不耐烦,态度也大不如前。这使得张明心生不满,对王小慧颇有意见,想到自己若是死后,留下的两套房子还要分给王小慧一大部分,顿时有些懊悔当初没有看对人。

为了不让王小慧分走自己的财产,张明与儿子张泽庆想出了一个办法。张明给张泽庆写下一张欠款59万元的欠条,张泽庆凭此欠条到张家口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张明,请求法院判令张明清偿这59万元的债务。张明向法院表示欠条属实,但自己无力偿还债务,只有名下一套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房产可以用于清偿这笔债务。于是在法院的主持下,张明与张泽庆达成调解协议,张明用“以房抵债”的方式,将名下这套房产过户给张泽庆用以清偿其债务。法院为其出具了《民事调解书》和《协助执行函》,张泽庆据此到房产管理部门将张明名下的房产过户到了自己名下。

没过多久,张明病重离世。张泽庆和张润卿将继母王小慧起诉,认为王小慧名下的那套房子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有父亲张明一半份额,他们作为子女对属于遗产的份额享有三分之二的继承权,同时,还要求分割父亲的存款等财产。王小慧发现子女们的诉求中并没有涉及张明名下的那套房产,感觉十分蹊跷。警觉的王小慧委托律师向法院申请了《调查令》,到房产所在地的不动产事务中心调查,这时她才知道原来丈夫名下的房子已经过户到了张泽庆的名下。王小慧回忆,张明从来没有借过张泽庆这59万元,除了这张欠条外也没有其他任何转账汇款凭证证明存在这笔钱。但正是凭借这不存在的59万元,本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子就这样变成了张泽庆名下的财产。

了解其中情况后,王小慧经过咨询律师得知像她这样被恶意诉讼侵害了权益的当事人可以向作出决定的法院要求撤销调解书。于是王小慧委托律师向出具调解书的法院提出再审请求,要求依法撤销调解书。法院收到再审材料后,经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后认为,该调解书确有错误,裁定另组合议庭再审。法院还依照王小慧的申请查封了涉案的北京市海淀区的房产。法院再审后认为,根据现有的事实和证据,无法证明张泽庆与张明之间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且张明和张泽庆的户籍所在地均为北京市海淀区而非本市区,法院作出判决撤销了调解书,并判令将案件移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张泽庆收到判决书后不服,上诉至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移送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后,经审理,法院认为张泽庆主张张明尚欠其借款59万元,仅提交了一份日期为XXXX年X月X日的签有张明名字的欠条,在庭审中拒绝回答关于款项来源的询问,并表示不需要核实相关情况;张明系张泽庆之父,张泽庆表示并不知晓张明借款的用途与常理不符;双方即便真的发生借款,基于双方之间的父子关系出具欠条已属罕见。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现张泽庆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确实向张明提供了欠条中约定的款项,故欠条并未生效。最终法院判决驳回张泽庆的诉讼请求。

张泽庆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后维持原判。

 

传承实务及法律分析

一、传承他人财富不可行

财富传承,首先传承的财产在法律上应是自己的合法财产。如果传承的财产不属于自己所有,则传承无效。在财产为家庭共同财产或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况下,须注意不能处分他人享有的份额。

本案中,张明与张泽庆父子“以房抵债”所涉房产,登记在张明个人名下,且《房屋所有权证》标注“单独所有”,是否能表明该房产是张明个人财产呢?答案是:不能!

房屋所有权证书记载的所有权共有状况只是登记人本人意志的体现,并不能作为认定房产权属的依据。该房产是张明与王小慧在婚后所购买,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的规定,如果夫妻没有对房产所有权做出特别约定,则该房产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张明和王小慧约定该房产归张明个人所有,因此,该房产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张明只拥有该房产的50%产权份额,张明只能处分该房产中属于自己的部分,不能处分属于王小慧的份额。案例中,张明通过以房抵债的方式,处分了夫妻共同财产,即便债务真实存在,其行为亦侵犯了王小慧的财产权利,必然导致其对王小慧所享有的财产份额的处分无效。

二、虚假诉讼不可行

       法律赋予每个人处分个人财产的权利,但是处分权利的行使不得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更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

本案中,张明和张泽庆父子,恶意串通,通过出具欠条的方式,虚构债务,在法院调解时,隐瞒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达成调解方案,以价值300多万的房产,抵顶59万元的债务,并按照调解书的内容将涉案房产过户至张泽庆的名下,是典型的虚假诉讼行为。

可能有读者会质疑,在借款纠纷中,主审法官是否存在失职行为,法官是否应当就款项是否支付、借款人是否有借款需求、出借人是否有出借能力,款项交付方式等进行综合审查判断,以确认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客观地说,该案主审法官确实未能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该案当事人是父子关系,张明有稳定退休金、没有借款需要,且存在将房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抵顶债务的情形,在当事人双方未提供款项来源以及交付方式、款项流向的情况下,主审法官理应及时发现该案存在的问题,但是法官未能严格进行审查,而是按照当事人提出的和解方案,出具调解书,主审法官的确存在疏忽失职的情况。另外,民事活动遵循意思自治原则以及权利自主处分原则,也就是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的答辩、承认、放弃、和解、调解等,都具有自主性,法院审查较为被动,这也导致虚假诉讼的时有发生并屡屡得逞。

该案当事人通过虚假诉讼暂时实现了财产的转移或者传承,但是虚假诉讼终究“纸里包不住火”,一旦败露,进行虚假诉讼的当事人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得不偿失。

虚假诉讼为什么不可行?

第一、丧失了通过合法手段处分财产的可能

本案中,在王小慧发现张明和张泽庆的虚假诉讼行为后,通过再审程序,要求撤销调解书,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再审法院最终裁定撤销原调解书。本案重审过程中,法院以张泽庆未提交证据证明其确实向张明提供了欠条中约定的借款,判决驳回张泽庆的起诉,二审法院亦以同样的理由维持该判决。

调解书被撤销,且案件改判后,张泽庆依据调解书取得的房产,将被执行回转。房产中属于张明的部分,列为遗产,由王小慧、张泽庆和张润卿按照法定继承原则予以继承。原本张明可以通过合法手段如通过立遗嘱方式将该房产中自己所享有的份额传承给自己心目中的继承人张泽庆,但却采用了虚假诉讼的方式,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谁料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终导致丧失了合法处分自己财产的机会,未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实现财富的有效传承。

第二、承担虚假诉讼罪的刑事责任

在以往司法实践中,若发现有弄虚作假的行为,通常是批评教育,最重也就是罚款、拘留,违法成本相对较低,这使得不少人铤而走险。由于虚假诉讼现象呈多发态势,且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2015年虚假诉讼行为已列入刑法调整范畴,虚假诉讼行为人,无视法律的权威,利用法律达到非法目的,构成虚假诉讼罪,在此情况下将要承担刑事责任,将付出失去人身自由的沉重代价。

三、选择正确的传承工具

本案传承失败的原因是当事人投机取巧,意图侵害财产共有人的权益,从而选择虚假诉讼的违法途径,丧失了选择合法的传承工具实现财产依自己的意愿传承的机会。

根据传承的财产种类不同,律师建议使用不同的传承工具。对于本案所涉房产中属于张明的部分,遗嘱方式较为适用。遗嘱是财富传承的重要工具之一,能起到财富的定向传承功能。遗嘱继承优先于法定继承。如果没有遗嘱,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分配,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般会平均分配遗产(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或尽了主要扶养义务的继承人,可以适当多分)。但法定继承,不一定符合财产所有人或立遗嘱人的意愿。而如果立有遗嘱,则可以按照财产所有人的意愿,将财产传承给财产所有人指定的继承人。当然,遗嘱不是万能的,而且遗嘱的专业性强,如果想要立遗嘱,建议寻求专业律师的帮助,确保所立遗嘱合法有效,从而实现财产所有人百年之后的传承需求。

版权声明

本文系北京离婚律师网原创作品,版权归北京离婚律师网所有,未经书面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复制、粘贴、转载,违者必究(侵权网络页面经公证后直接向司法行政机关投诉,或直接向法院起诉)



本站声明:
1、本站收集的理论实务文章为研究学习之用,无任何商业目的。因无法联系到著作权人,如著作权人有异议,可来电告知。本站将及时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或以其它方式表示歉意。
2、如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为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3、鉴于个案的差异及当事人对案情陈述的内容,律师对有关案件的电话、留言咨询解答仅供参考。尽量请携资料当面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