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离婚律师网,郭万华、王秀全律师将会为您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咨询留言
 
姓   名:
验证码:
 3262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温馨提示:请留言时留下您的联系电话,也可直接拔打电话: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咨询能更方便快捷地获得回复。
     
联系律师
 
名称:北京离婚律师网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王秀全律师
手机: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
电话:010-85852727
传真:010-85852727
Email:wangxiuquanlawyer@163.com
商务QQ:广州番禺律师53289246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万达广场9号楼10层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网址:www.bjlhlawyer.com
特别推荐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损害赔偿->正文
小马奔腾对赌失败,遗孀一审被判负债2亿元

发表日期:2019年7月18日   文章来源:《私人财富传承》    作者:王秀全、郭万华
 

       传承实例

2011年3月22日,北京新雷明顿广告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李明、李萍、李莉,建银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银投资公司”)签署一份《关于北京新雷明顿广告有限公司的增资及转股协议》,约定:建银投资公司以受让北京新雷明顿广告有限公司股权和直接增资两种方式成为北京新雷明顿广告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1年12月改制并更名为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马奔腾公司”)的股东,入资额4.5亿元成为小马奔腾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同日,小马奔腾公司及李明、李萍、李莉与建银投资公司签署《建银投资公司与北京新雷明顿广告有限公司及李萍、李莉、李明之投资补充协议》(以下简称《投资补充协议》),该《投资补充协议》约定:若小马奔腾公司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实现合格上市则建银投资公司有权在2013年12月31日后的任何时间在符合当时法律法规要求的情况下要求小马奔腾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明李萍李莉等任何一方以4.5亿元一次性收购建银投资公司持有的小马奔腾公司的股权并支付10%的利息。该协议为小马奔腾日后的衰败埋下了隐患。

种种原因下,小马奔腾公司未能如期实现上市,就在约定上市日期后的第三天,2014年1月2日,李明突发心肌梗塞去世年仅47岁李明的骤然离世以及对赌失败,让小马奔腾公司陷入一片内乱,小马奔腾公司的估值出现断崖式下跌走向衰败

2016年12月,李明的遗孀金燕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得知建银投资公司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提起诉讼,要求金燕在2亿元的范围内承担李明生前的个人经营债务,即股权回购款。建银投资公司认为,股权回购义务是李明和金燕的夫妻共同债务,李明去世后,应当由金燕负责偿还。

2017年底,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金燕连带承担《投资补充协议》所约定的支付2亿元股权回购款的义务。金燕不服该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案二审将于2019年5月7日开庭审理。

       传承分析

一、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对于私人财富传承的意义

对于私人财富传承,我们除了关注家庭共同财富或家族财富的传承,我们尤其关注家庭中每个成员财富的传承,特别是夫或妻一方个人财产的保护与传承。夫妻一方举债,未举债一方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即夫妻一方举债应认定为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的问题,已经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如果认定为共同债务,则必然减少未举债一方作为财富传承人的净资产。因此,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原则和依据,对于私人财富传承具有重大意义。

二、夫妻共同债务的司法认定原则

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司法认定原则,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经历了数次调整和变化。目前适用的司法认定原则依据是2018年1月18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法释【20182号)。在法释【20182号发布之前,主要认定依据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24条)。

1、二十四条及之前的司法解释确定的夫妻共同债务司法认定原则

根据24条及之前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同时规定了几种例外情形:(1)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的,为个人债务。(2)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知道夫妻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为个人债务。(3)夫妻一方能够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为个人债务。

24条的立法本意是针对“假离婚、真逃债”的问题,防止夫妻合谋以离婚方式转移财产来规避债务,侵害债权人的利益,以弥补民间借贷中的漏洞。但是因为24条及之前的司法解释,将举证责任归于主张债务为个人债务的夫妻一方,往往是未以自己名义举债的夫妻一方,而未举债一方又很难取得相关证据,因而往往被动负债。24条忽视了对不知情的配偶一方权益的保护,导致生活中出现大量不公平现象,增加了婚姻风险,一定程度上,结婚证真的变成了卖身契,即便夫妻离婚,仍然要偿还另一方对外所负债务,即离婚不离债。俗话说“不怕负心汉,就怕负心债”。在司法实践中,也产生了大量因24条而被负债的案件。在互联网上,部分人士还成立了“反24条联盟”,并一直努力向立法机关反映情况。

24条也是金燕夫妻共债案的一审判决依据。金燕夫妻共债案一审判决,让金燕成了24条有史以来金额最大的“被负债”人。金燕被负债案一审判决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案涉债务即属于李明在经营公司时产生的债务……,其(指李明)负担股权收购义务的前提,显然是为了期望小马奔腾公司上市带来的经济等多方面的利益,毫无疑问,该利益亦将属于金燕,故案涉债务的产生指向家庭经营活动,属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金燕对该回购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显然,一审法院除了认定所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亦认定所借债务“为了家庭共同利益”。而金燕则认为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24条所体现出来的侧重保护债权人利益的理念导致婚姻生活的不稳定和不安全,并且严重损害了未举债一方的合法权益,已经不符合现实社会生活的需要。

2、法释【2018】2号确定的夫妻共同债务司法认定原则

2018117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法释【20182号文件,于20181月18日正式生效。

根据法释【20182号确定的夫妻共同债务司法认定原则,以下情形的债务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1、夫妻共同签字的债务(共债共签)

2、一方名义举债、另一方事后追认(事后签字、电话、邮件、微信等方式追认)

3、一方名义举债、数额符合家庭日常生活所需

4、一方名义举债、数额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5、一方名义举债、数额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用于夫妻共同经营

6、一方名义举债、数额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

何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居民家庭消费种类,主要分为八大类,分别是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交通通信、文娱教育及服务、居住、其他商品和服务。在审判实际中,法官应当综合考虑负债金额大小、家庭富裕程度、夫妻收入情况、夫妻感情关系、当地经济水平及交易习惯、借款名义、资金流向等因素,认定债务是否系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

何为“夫妻共同经营”?主要是指由夫妻双方共同决定生产、经营事项,或者虽由一方决定但得到另一方授权的情形。判断生产经营活动是否属于夫妻共同生产经营,要根据经营活动的性质以及夫妻双方在其中的地位作用等综合认定。夫妻从事商业活动,视情况适用公司法、合同法、合伙企业法等法律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所负的债务一般包括双方共同从事工商业,购买生产资料所负的债务,以及共同从事投资或者其他金融活动所负的债务等。

何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即夫妻双方对于借款事宜达成合意。

需要注意的是,以上6种情形中,第3种情形,债权人一般无需举证,夫妻一方如果主张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则需要举证证明举债人并非用于家庭日常生活。而对于以上第4、5、6种情形,原则上不作为共同债务,债权人主张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需要举证证明所负的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夫妻共同经营或者夫妻共同意思表示,否则,就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而只能认定为举债人一方的个人债务。

通俗地讲,根据这个解释,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老公背着你借了一大笔钱,如果债主要求你一起还,他必须举证这笔钱用在了你们夫妻家庭生活里或者共同的生产经营里或者证明借款是夫妻共同的意思表示,如果债权人拿不出证据,你就不用共同偿还。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该司法解释没有就夫妻共同债务作出新的全面系统规定,而是在既有法律框架内和现行司法解释的基础上,通过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排除以及举证证明责任分配等问题进行细化和完善。同时该解释强调的夫妻共同债务形成时的共债工签原则,可以有效地引债权人在出借大额款项时,加强事前风险防范意识,要求夫妻双方共同签字确认,以免事后引发不必要的纠纷。该解释为提高债权人借款风险意识与保护夫妻一方合法权益提供了保障,有效地解决了债权人权益保护和未举债夫妻一方权益保护的两难问题,实现了对债权人和未举债一方的双向保护。

3、法释【20182号的追溯力

法释【20182号自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该解释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此前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与本解释相抵触的,以该解释为准。

通俗地讲,对于法释【20182号生效前已经生效的判决,当事人不能依据该解释的规定申请再审,而对于该解释生效时仍在诉讼中的案件,则在法院审理时,应当依据该解释确定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来认定该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鉴于上述分析,金燕夫妻共债案,在二审法院审理时,将适用法释【20182号的规定分配举证责任,2亿元,很明显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金额,银建投资公司要求认定该债务属于李明和金燕的夫妻共同债务,则必须举证证明该借款用于李明和金燕夫妻共同生活、夫妻共同经营或基于夫妻合意。对于银建投资公司所举证据,是否能够证明上述情形,也需要法官的自由裁量,因此,金燕夫妻共债案二审能否翻盘改判,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本文系北京离婚律师网原创作品,版权归北京离婚律师网所有,未经书面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复制、粘贴、转载,违者必究(侵权网络页面经公证后直接向司法行政机关投诉,或直接向法院起诉)。


本站声明:
1、本站收集的理论实务文章为研究学习之用,无任何商业目的。因无法联系到著作权人,如著作权人有异议,可来电告知。本站将及时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或以其它方式表示歉意。
2、如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为北京离婚律师网。
3、鉴于个案的差异及当事人对案情陈述的内容,律师对有关案件的电话、留言咨询解答仅供参考。尽量请携资料当面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