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离婚律师网,郭万华、王秀全律师将会为您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3661058044

咨询留言
 
姓   名:
验证码:
 1662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温馨提示:请留言时留下您的联系电话,也可直接拔打电话:13661058044,咨询能更方便快捷地获得回复。
     
联系律师
 
名称: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王秀全律师
手机:13661058044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
手机:13661058044
传真:010-85918336
Email:wangxiuquanlawyer@163.com
商务QQ:广州番禺律师53289246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北里219号商业二层
网址:www.bjlhlawyer.com
特别推荐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诉讼离婚->正文
录音证据范本

共有 5603 位读者     发表日期:2009年8月25日     
 

 

一、    权利声明:

本文系北京离婚律师网律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案例库相关案例整理编写,或者说纯属虚拟杜撰,不存在侵犯任何当事人隐私的可能性,不作为司法机关、个人追究侵权责任的依据,仅供离婚案件当事人参考。

二、    证明目的

本录音证据为电话录音,证明目的为:一、原、被告双方已分居满三年,感情确已破裂(备注:婚姻法规定男女双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即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二、被告(男方杨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婚外异性同居三年,原告有权主张损害赔偿;三、被告有重大过错,在分割财产上应当照顾女方和无过错方。

三、录音证据内容

 胡四玲:喂?

杨建:啊。

胡四玲:这是你说的什么结果都能接受?

杨建:我都能接受。

胡四玲:那你干吗还这么坚持,还坚持不离婚?

杨建:是在坚持。因为我们俩还有感情。

胡四玲:我可不认为,有感情的话你能把我说的那么恶毒,有感情的话在她面前把脏水泼到我头上,在我面前又把脏水泼到她头上,然后竟然说出你憎恨所有女人这种话来,还是个男人吗你?真的其实我并不是说接受不了你犯一次错误,其实你只要从一开始,早在好几年之前我就看见你们的短信,当时你的第一反应就是告诉她,我老婆知道了。难道说就是因为我老婆知道了,我才要跟你有所收敛,我才要跟你分开。那你的老婆就是一个恶人,对不对?你并没有自觉出你自己犯的错误,你自己的责任?

杨建:你说错了。你说错了。

胡四玲:你不用动不动就是你错了,这就是你的一贯的态度,指责别人。

杨建:那我先请你想一想,你想一想行不行?

胡四玲:我已经想了这么长时间。

杨建:她给你打电话,为什么,她不会平白无故给你打电话,每次打电话她不会平白无故给你打电话。都是我跟她提出要分手,每次都是这样。并不是说,你知道了我才收敛,不是那样,我也是有良心的。不是说我没招她惹她的时候,她就给你打电话吧。这一点我想你是能够知道的,能够清楚的,每次打电话都是我提出跟她分手的时候,而且很激烈的提出分手,彻底的提出分手的时候,她就动用这个。她不光是跟我说要给你打电话,还要给我父母打电话,还要去。每次都这样。你以为就是我怕你知道,你知道了我才收敛一些?她不会让这些事情知道。

胡四玲:但是她知道你最怕的是什么?你最怕的就是她给我打电话?

杨建:我最怕的就是家庭破裂,这是我最怕的,我最致命的。我被她捏在手里捏了这么多年,当然这里面有我的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的错误是比谁都大,都是错。但是这里面不要把我想的一无是处,不要把我想的什么都不是,不要把我想的一点良心都没有。

胡四玲:你最怕的是家庭破裂,可是你反而承诺她一个月内就要和我离婚,娶她。

杨建:我是说过这句话。

胡四玲:那你想没想到说完这句话的后果是什么?

杨建:什么情况下说的?我告诉你,她又要给你打电话。

胡四玲:是因为你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说胡四玲坚决不离婚,对不对?是因为我坚决不离婚,她心里恨我,她心疼你,她觉得你两边为难。

杨建:你真被她的表演征服了?

胡四玲:是我被她的表演征服了,还是你被征服了?

杨建:你要是真的身体好一点,我真的希望你好好看一看。都在那表演呢。

胡四玲:我是真的不想看了。

杨建:都在那表演呢。她可以马上打个电话然后转过身来就对你有笑脸。对你如何如何好。

胡四玲:我不管你们俩之间现在是什么情况。是仇恨也好还是什么也好。

杨建:我跟她之间只有仇恨。

胡四玲:我现在想不了那么多,想的我都头疼。我现在能想的是把我自己安排好,我不想再搅在这里面,我觉得这浑水太脏,真的好龌龊。而且我也习惯过我现在的生活,孩子也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杨建:你不要总是觉得拿孩子说话.

胡四玲:是你拿孩子说话,你知道吗?是你一再的说看在孩子的份上如何如何,连你爸都是那么说。

杨建:你想想孩子的将来好不好。

胡四玲:没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咱们勉强维持下去对他的将来更不好。

杨建:为什么是勉强维持下去呢?我真想改。怎么是勉强维持下去呢?有这个必要吗?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胡四玲:你真的想改就可以啊?你想犯错误就犯错误,你想改就像改是不是,你不用征求我意见吗?那你跟她同居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要问问我,你真想改你就可以做的到吗?

杨建:我想能做到。

胡四玲:是你能做到,我做不到了。我现在跟你说的是我。两个人生活是两个人的事情,你明白不明白?我希望你尊重我一回,是我不想了你知道吗?你想怎样就这样啊?你就是太霸道了,你知道吗?

杨建:我霸道?

胡四玲:你就是骨子里面占有欲太强,欲望太强,太霸道了。

杨建:我霸道吗?

胡四玲:你自己想一想吧?

杨建:错了就是错了,我希望你能…..

胡四玲:其实我真不想,我真不想把那些事情都抖搂出来,你说这个我说那个,大家争论半天,我真不想。我就希望你尊重我这一次,你尊重过我的意见吗以前?

杨建:我怎么没尊重过你的意见?你认为我没有尊重过你的意见?

胡四玲:知道为什么吗?

杨建:我都说了我真的是错了。

胡四玲:这不是说承认错误就可以得到的?

杨建:承认错误我也要改吗?

胡四玲:但是你不能逼着别人原谅你,接受你。你明白吗?

杨建:我没有权利去逼你,我是请求你,我是哀求你。我没别的。

胡四玲:那我告诉你没有用的。你还是算了吧,你还是放弃吧。等会啊。喂?

杨建:恩。

胡四玲:真的,我现在就是希望你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一下。

杨建:我希望你冷静冷静再说吧。

胡四玲:我其实很冷静,你知道吗?从始至终……

杨建:看起来你很冷静,其实你并不冷静。

胡四玲:没有,我确实挺冷静的,我就怕被你击的到时候不冷静,然后在这样两败俱伤,再精疲力尽,我不想最后把事情处理成那样。其实你真是……

杨建: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念旧情吗?

胡四玲:任何夫妻都有可怀念的过去,但是不是每对夫妻都能走到头的。

杨建:我真的没想到你既然冷静成这个样子?

胡四玲:是吗?我也怀念,我怎么不怀念呢?

杨建:胡四玲,我说你真的变了。

胡四玲: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你现在变的都让我不认识了。

杨建:你现在真的变了,很独立。

胡四玲:什么?

杨建:我说你现在很独立。

胡四玲:是。

杨建:你现在真的够…..

胡四玲:那没办法,这是让生活逼的。我是被逼的你知道吗?我一开始可不是。

杨建:是我逼的吗?

胡四玲:你说呢?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会计师培训的时候,咱们俩走在路上我还在跟你商量,要不然我就回北京吧。当时你可是跳着脚的跟我嚷啊,对不对?最后我们还不得不半路下车了。我说你不想让我去北京,你死活不承认。但实际上呢?

杨建:我确实是不想让你回北京,因为从那一开始我就想回上海,不要以为我就不想回上海,我就乐意过这种日子,你不要这样认为好不好?你离开上海之前我没有和谁有过来往吧,我们是怎么商量的?

胡四玲:是啊。那是谁变了。可是你承认不承认,在那时候你拒绝我回北京的时候。你确实跟孙祖英走的火热对不对?

杨建:没有。我拒绝你回北京,咱们说实在话,说心里话,回北京就前功尽弃了。不要就因为发生了这个件情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联系起来。

胡四玲:你别再说了,真没有什么意义。前几天你不是还说过吗?你不是还激我吗?

杨建:我激你什么了?

胡四玲:你说你的工作就那么重要吗?你就不能跟我去北京吗?这是你说的吧,对吧?

杨建:我实在是真想让你来北京。你以为我在激你吗?

胡四玲:那我这个时候去北京你不是更前功尽弃了吗?

杨建:不。我现在觉得跟过去,我现在的想法和过去不样。我现在觉的在那生活都无所谓。

胡四玲:你的想法你的想法随时都在变,你的说法也随时都在变,你的想法让人摸不着头脑,我不想再过这种猜测的生活了,你知道吗。

杨建:我想你回北京吧。我只想过正常地日子,我没别的想法。如果我们要是说还铁了心跟孙祖英继续下去我会让你回北京吗?因为我是真心的。

胡四玲:然后你转过头去就和孙祖英说胡四玲过了五一就要到北京来了。

杨建:是啊。

胡四玲:你吓唬她,你拿我吓唬她。对不对?

杨建:我拿你吓唬她?你五一是不是要来,我拿你吓唬她干什么?

胡四玲:然后让她觉的胡四玲这个人太坏了、太傻了,不仅、而且坏。

杨建:五一就是你要来北京吗?我吓唬她干什么?

胡四玲:但是你跟她说的可不是五一我要去北京啊。可是过了五一之后我要去北京生活了。

杨建:这个她绝对是瞎说,我只是说你五一要来北京,我从来没有跟她说你过了五一你要来北京,你要是相信她你不相信我……

胡四玲:你别解释了,我现在不想再费这个精神分辨你俩谁对谁错

杨建:那你也不能随便冤枉人啊?我是有错。

胡四玲:其实我不想跟你说,你知道吧,说出来你就说我冤枉你,我什么都不想说,其实,我自己心里有判断,我就算判断的不对我认了。你明白吗?我也不想听你们解释。再去费神的再去调查。

杨建:你现在的判断是什么?说说你的判断吧

胡四玲:我不想说了,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我不想说了。我觉得太累了,太费脑子了。我觉得这个事情真的没有那么复杂,大家大家简简单单的别再谈论以前的事情了,就谈论现在。

杨建:现在那你说个意见吧。

胡四玲:我早就说过了。

杨建:怎么分割,你说,让我也有个思想准备。

胡四玲:你想呢,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杨建:我没想过这事,我从来没想过这事。

胡四玲:那我想过,那好。

杨建:你说。

胡四玲:孩子归我,房子一人一处,行吧?这个以前也谈到了。管庄的房子归我,燕郊的房子归你,剩下贷款你来还,没意见吧?这两条你有意见吗?

杨建:这就是你已经想好的吗?

胡四玲:是,我当然已经想好了。你同意吗?

杨建:什么时候变的跟我像一个路人一样?

胡四玲:什么?

杨建:我说你什么时候变的跟我像一个路人一样?

胡四玲:这可是你造成的。你不要一说话就是指责别人的态度。

杨建:我没有指责你,你不要这样,我没有指责你,我只就在感慨。

胡四玲:那是你自己走出来的,这不能怪我。我可是尽我最大的努力了,我跟你说过。

杨建:太冷静了!没有任何感情因素了?

胡四玲:还是哪句话,这是你一手造成的。

杨建:我一手造成的我也做不到。

胡四玲:那么我还问你那句话,如果你是我,如果你是个女人,你遇到我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你换位思考过吗?

杨建:不管怎么做我永远不会做到你那么冷静。

胡四玲:冷静只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杨建:把什么事情都想好了。

胡四玲:我当然得想好了,我不想好了能行吗?

杨建:不想好之前绝不说一个字。

胡四玲:这可不是啊?当我知道你们还有来往的时候是我去石家庄学习那天。离现在才有几天啊,你只给了我几天的时间去想。

杨建:是,这几天的时间想的这么周全。

胡四玲:是,我昨天就跟你说过。我去石家庄那天,我接孙祖英那个电话,我看到她的名字,那一瞬间我就决定了,这个婚必须得离。更何况那以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杨建:就几天的时间你就地仓促。

胡四玲:这可不仓促啊,咱们俩的婚姻是个什么状况啊,

杨建:什么情况?

胡四玲:一线相连你知道吗?自此去年年底咱们谈过之后咱们俩的是什么情况?多么薄弱的脆弱的,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杨建:我,没有意识到。

胡四玲:你以为我会大度到可以原谅你第二次、第三次对不对?

杨建:没有第三次。

胡四玲:就像你爸说的似的。我也不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

杨建:(无语)

胡四玲: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是我,你能接受吗?

杨建:我不会这么快就做出决定的。做出这么冷静的决定。

胡四玲:你可能第一次的时候你就犯了。

杨建:犯是犯了,回过头的时候我会想,我舍不得。

胡四玲:我告诉你我也舍不得,但是原则就是原则。

杨建:对,你现在已经醒了,但是我们还有感情。

胡四玲:你觉得现在还有感情吗?其实你口口声声说我们从新开始,你开始的了吗?你怎么从新开始?

杨建:我们有那么多年的感情,我们现在又自己的孩子,有我们的家庭。

胡四玲:但是都已经打碎了啊!

杨建:为什么不能?

胡四玲:你还说你为什么不能

杨建:我是说能。

胡四玲:你这三年你碰过我吗?你能你当我是你妻子了吗?你觉得我还能接受吗?你觉得我们再怎么生活在一起啊?再怎么生活下去呀?还像以前那样相敬如宾,在你父母面前的以前的那种表现吗,那叫夫妻吗?

杨建:时间,时间会改变的。

 胡四玲:你跟那个女的同居了多长时间?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是孙祖英告诉我都同居三年了,对吗?

杨建:对,是三年了,但现在不是分开了吗?

胡四玲:你以为分开了,我就会原谅你吗?。

杨建:那都是你的原因。

胡四玲:对,是我的原因,行吧?是我不能接受你,是我没信心,是我现在变了,变的你都不认识我了。

杨建:我们现在不谈这事情,等过一段时间再谈可以吗?

胡四玲:那有什么意义啊?那有能有什么意义啊?

杨建:你现在身体不好。

胡四玲:哎,你终于想起来我身体不好吗?

杨建:我们再过一个两个月谈这事情行吗?

胡四玲:有意义吗你觉得?

杨建:当然有意义了。

胡四玲:其实我是不想

杨建:我不强留你不离婚

胡四玲:那我这一两个月怎么过啊?

杨建:该怎么过怎么过呀,原来怎么过现在还怎么过,反正我也不在你身边。

胡四玲:哎,我觉得没有意义,真没有。

杨建:我认为你现在还在冲动过程中。

胡四玲:什么,我听不清。

杨建:我是说再过一两月,如果还是这个状态的话,我一定离婚。

胡四玲:这又有什么意义啊?

杨建:没什么意义,就当我求你一次行吗?这么多年

胡四玲:你先说你同意我刚才提到的方式吗?孩子归我,房子一人一处,

杨建:这个我再考虑下。

胡四玲:我希望你不要拿孩子要挟我,我希望最好谈妥了,不要上法庭。

杨建:上法庭还得时间漫长。

胡四玲:是,我没你懂,你经常打官司。

杨建:不是你想今天结束就今天结束,想明天结束就明天结束,上法庭就又

胡四玲:是,我没你懂

杨建:这不是懂不懂得问题,是个常识,也不要闹得满城风雨,对谁都没好处

胡四玲:所以我希望

杨建:我只求你再过我一两个月,如果情况还是这个样子,我不会求你第二次,你说什么签就什么时候签。

胡四玲:关键是意见的统一

杨建:意见统不统一在你

胡四玲:什么

杨建:意见统不统一不就在你吗?

胡四玲:怎么在我

杨建:你

胡四玲:两个人的事情

杨建:你同意了就同意了,就一点要求你也不会同意吧?即使

胡四玲:什么叫我同意了就同意了,就是拖一两个月吗?

杨建:对

胡四玲:那咱们怎么离,你同意不同意,还要考虑呢

杨建:过意两个咱们再谈

胡四玲:那具体我提出的方法你没说同不同意,你就要我同意,你就想拖延两个月

杨建:我不同意

胡四玲:那你说说你的意见

杨建:我没什么意见,我刚才给你说了,我没想

胡四玲:杨建:那过一两个月不还得谈这件事吗?那你能不能在这一两个月把户口本办好了,这次回来就去补办

杨建:没问题,但我也要说户口本绝对不是我拿的

胡四玲:我不管,我也没说是你拿的啊,我是说你去补办

杨建:可以补办,没有什么不可以补办的,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我还要说,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我能接受

胡四玲:嗯

杨建:我再做最后一次争取

胡四玲:是,我知道,我理解你

杨建:离婚我并不怕,没有什么好怕的,现在离婚的多了,很正常

胡四玲:是很正常,我都不怕,你有什么好怕的,

杨建:我都可以接受,我只做最后一次争取,

胡四玲:行,那行,你放假回家咱们先谈,其实你也不用和我商量,你就拖着,我也没办法。

杨建:我不会拖

胡四玲:那,你刚提出的拖一两个月

杨建:是,我在听你意见

胡四玲:我的意见是最好别拖,你要想拖,我也没办法,

杨建:你起草协议吧!回去我就签,明天我就回去,明天下午

胡四玲:你放假了?

杨建:我提前回去,要死也要来个痛快,行了吧?明天下午

胡四玲:你也不至于恶狠狠

杨建:没有,我恶狠狠地也没有对你,我只是对我自己,早晚都得死,与其遭受心魔不如痛快的死。

胡四玲:那你回来再谈

杨建:不用谈了,你直接起草协议

胡四玲:那具体怎么分你还没有发表意见呢?

杨建:我接受,我都接受,除了东东我不能再拥有外,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所有的东西我都会从新拥有,

胡四玲:孩子你们也会有的,以前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

杨建:不要提以前的事情了

胡四玲:是,以后还会有的

杨建:以后不会了

胡四玲:那可不一定

杨建:那是我的事,你(被打断)

胡四玲:是,所以你也不用想的那么被不,凭你的能力什么都会有的。

杨建:是,明天回去我就签,你自己起草吧!

胡四玲:嗯

杨建:我挂了

胡四玲:嗯

四、以下录音证据根据发生在广州的离婚案例整理,录音证据证明的目的为:女方有外遇,存在重大过错,请求法院在分割财产上照顾无过错方。

男:儿子不在家,咱们谈谈吧 。也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儿子在家,我们也别像以前那么冲动。老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事儿。

女:……..

:做不到像你说的那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我没办法忍受。我永远觉得,我不回答儿子的问题。儿子问我什么叫绿帽子,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这件事对我刺激挺大的。我没法再这样装模作样的生活在一起。这马上就到十一了。我搬出去快一年了。这一年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你说我忽视你也好,那你有没有想到底该怎么改进。怎么来改变自己。或者改变目前这种状况你就去外边招别人。还不止一个。还找两个同时。那两个人的层次那么低,我觉得你太能侮辱我了。一想到这个我就不行。你说我不提醒你,我怎么提醒你?我不知道该怎么提醒你?开始我也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走得太远了。我那时候真的处在极度的矛盾中。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真的有点傻。每天和我生活在一起的这个人,说去干什么,完全都是另外一回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也不知道你是那种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打死也不承认。即使真的发现你怎么样。你也不会承认的,我当时想我看你到底能干出什么事来。

男:当初那天,我那天在广州阳光宾馆的门口,我手脚发凉,我直哆嗦。我连冲过去把门踹开的勇气都没有。我一个50岁的人,我都吓傻了,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件事对我影响真的很大。我很难忘记那天的一幕。没想到你会走上这一步,然后你还什么都不承认。我也打过电话去问过1101房间刘涛的12点到4点,我也在外面听到了很多声音。很多我不愿意听到的生音。最后你不得不承认,还说是什么性游戏。我们俩就别………我本来真的不想和你掰吃这些。我们安安静静踏踏实实离婚了,这就是这件事情解决最好的办法。我不想再提,每提一次我心里都很痛苦。我装不下去。我没办法跟你装。这快6个月的时间。每个礼拜都回来两次在儿子面前装,我真的装不了。当时那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伤害到我了,最近这半年是再次伤害我。需要很大的勇气、很大的忍耐。去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在儿子面前装作还说一个家庭欺骗儿子,但我欺骗不了我自己。我觉得从这点上来看,你别折磨我了,你饶了我吧。真的,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尤其是这段时间,咱们别耍什么心眼儿了。我们两个不管是耍心眼儿也好,采取什么极端方式也好,都没有意义。你把车上锁,把保险柜的东西都转移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了,存款都没有了,还偷偷把基金的钱转走1000000元,你也在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跟我耍心眼儿,你这么做有什么用呢?你就是转走了又怎么样?隐藏了又怎么样?

女:永远是咱们家的,不会少的。

男:首先这个家已经不存在了,已经被彻底毁掉了。

男:你不用这么固执的坚持。最后固执的坚持只能是把时间拖得很长。让我们都在一个死刑面前,在临死面前把时间拖的很长,其实到最后结果是一样的。你应该清醒的意识到 这一点。你一直这么固执的,这么坚定的认为还有希望。你有没有为我考虑,有没有想过我是怎么想的?

:我就想说对不起,我们是有感情的夫妻。

男:那你倒是珍惜啊!过去我们是我有感情,但现在呢?当然我也承认最近这一两年对你忽视。工作方面我也不否认你做的很多事情。

女:你这段时间特别的看不起我,总是说外面的那个那个女人有气质,那个那个女人有文化,那个那个女人头脑好使唤,可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男:我看不上你也不努力,不完善自己,家里外面都疲疲塌塌。即使这样的话,我都能忍耐。我跟说过这样的话。我也跟你说过我们是在两个世界的人,完全想法都不一样。即使这样我也能强忍着维持这个婚姻。我也跟你说过不止一次。我们在私下里沟通的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两个人就是搭伙过日子嘛。当时你还听着很伤心,这个话不好听,我觉得能搭伙过日子就已经不错了,你当时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我很不满意现状。我都不满意,但是我还能说出来。咱们在一起就是搭伙过日子,这说明如果没有意外如果不出什么大问题,我以辈子都不会和你离婚的。我就认了,搭伙过日子吗!就这样下去了,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在我以外找别的男人,而且还找两个男人!我觉得你玩儿的太疯了。那些日子,我都不知道你当时是什么心态?就说:喔,反正我老公也不喜欢我,那我也无所谓。他忙他的,他玩他的,不管你是怎么认为我的。不管你认为我怎么样咱先别说。农业歉收就副业补。既然他那不能给我什么,有人可以把我像公主一样供着,有人觉得我长得又漂亮又有气质,有人看上我。但你想想, 那两都是什么人,一个是修理厂,一个下岗的,两个都丑的要命。他们说你好,你就美得不行了?就找不到平衡了?找到共鸣了?

女:别说了!

男:自己降低标准,来就合低层次的人!

女:别说了行吗?

:我是不想说,我真的不想说!每次一说到这个时候,我心里就恶心的不行。我真的很难受,我很咯应!

女:我也恶心,我也咯应。

男:我一想到你在龙泉宾馆跟人家一下关4个小时,发生的那些事情,我都要崩溃了。我每次提起的时候我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来说这件事。你能告诉我你当时,你那4个小时是怎么过的吗?你当时有没有想到这一切?没有人绑架你吧?他没有强迫你吧?没有拿刀子逼着你进去吧?请了假,两个人都请了假,不上班!是不是你带着他从市内开那么老远跑到广州光明宾馆去?没有人逼着你去吧?是不是自己愿意的?你说我们有感情也好,说我们其他怎么样也好,那时候你在想什么呢?你还跟我说觉得他们都恶心,他们都怎么样!那个时候呢你是不是一个成年人啊?你是不是有正常思想的人啊?

女: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啊?你让我能把时间退到以前行吗?你让我怎么办啊?我真的够了,你以为我就敢想?

男:什么?

女:你以为我就敢想那个时候?

男:我真的,这六个月来我晚上经常睡不着觉,我晚上经常失眠。我怎么都琢磨不过来。你不是说,你不是不知道我是多聪明的人,多敏感的人。你也说过看着我的眼睛不干说瞎话,我可以用犀利的眼神洞察到我是多聪明的人!你怎么就敢铤而走险,真就敢瞒着我做这样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男:你也别说什么中了邪了入了魔了,这都不是理由。

女:怎么办啊?

男: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那天要去那儿?而且出乎我意料。你回来以后,把那个人送到河边,另外的出租车司机还在等着你,两个根又去了稻香村。你衔接的也太好了,我当时觉得我都不要认识你了。我当时心想这是我老婆吗?这是平时装的很乖,好像跟弱不禁风,什么都需要保护的那么一个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这事你做的挺惊天地泣鬼神的!你做的这些事真是艺高人胆大属于。你还可以同时跟两个人在一起,这两个人,你还可以玩弄于他们俩个人之间,我觉得你太会玩了。

男:送完之后回家不到半个小时又出来了。跟那出租车一块跑稻香村去给儿子买早点去了。然后又在车里待半天,我当时傻了。我可以用一个非常确切的形容,就是我瘫软在车里我动不了,我懵了。你主意可真够大的,我就一直想不明白。当你发现我吗的婚姻有问题的时候或者你发现我对你感觉不太好的时候,你当时不思进取,你没想,没有绞尽脑汁去努力,我该怎么办?我该完善我自己,我该做一些什么变化,我怎么能让老公从新欣赏我?再喜欢我没有?你甚至懒得去想,或者你想半天想不出来。那好,到这的时候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我就不说什么了,我也说了咱们就搭伙过日子,我也能接受。没成想你倒好,真够活分的,就去外面找别人,我觉得太过了。

男:你说你一直在努力,在我离开家住的这半年里头你一直在努力,你早这样呢?事情已经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都已经完全破裂了,你现在又做这些,当然我也是看着眼里。我真的替你惋惜,我真的说不出你什么。坦率的讲我也很可怜你,但是就像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心里面很可怜你,我也真的说我恨你,你就让我恨不起来。我恨这件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我真的心理面很恨,我现在已经没办法恨你了。我坦率的讲我也不想恨你,夫妻这么多年,15年这情分在这。我提不起精神恨你,我更多的是无奈,更多的是一种崩溃,一种绝望,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

女:我能理解,我也是后悔绝望,我恨我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傻了,怎么办啊?

男:你知道吗?我再跟你说一遍,你还记得有一次你没说一块去洗温泉吗?其实我告诉你,从那天我就有点察觉,但是我没证据,我也不好说什么,我也张不开这个嘴,我宁愿不想去相信。

女:洗温泉是很多人一块去的。
    男:我觉得那天….你相信我的直觉。

女:什么都没有。

男:是。你可以说什么都没有,你的感觉特别不正常,你的眼神,你的表情,是非常不正常的。

女:不就是洗温泉吗?那你想多了。

(空)

男:我在外面住的这半年里面,我特别痛苦特别难受。我曾经试图努力,不去想这件事,我白天也好,我工作也好,我经常开会啊。见客户,有些事情焦头烂额。去年公司生意也非常不好,我一直在忙这个我能忘掉。到了晚上呢?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呢?忙了一天之后,我一个人睡的时候,这个觉我睡不着。我经常在黑暗里我看着天外面。我发呆,我就想又不敢想。

女:那就别想了,忘了吧。

男:我倒真想吃某种药,发明个机器,把这段……

女:试试吧,多少钱?

男:就像录音机似的把这段抹了?这是人脑子啊!

女:咱们去试试吧,抹去。

男:这东西我抹不去,去我挖不出啊!

男:我希望能够尽快的结束目前这种不愉快的状态,尽快忘掉它。我根本就没办法面对你,如果不是儿子?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面已经造成了阴影,我不敢看你,不敢跟你说话,不敢跟你交流。因为你做的事情是很出乎我的意料。这么多年我以为我很了解你,我以为你胆子小,弱不禁风,需要别人的保护,需要老公的保护。什么事情得问了答应了才可以去做。我一直认为你是这样的人,但是我觉得我错了。我突然在十几年以后发现,我自以为是了。我觉得我好像足够了解你 ,从各方面可以掌控,家里外面都可以掌控,但是你的做法真的给我重重一击,让我彻底崩溃了,闹了半天不是这回事。

女:是这么回事,我没变,还是那个原来的我。

男:那是你说你没变,我就不知道你能鼓起多大勇气去迈出第一步,我记得你你经常跟我说,而且我相信你说的话。你说别的男人都是脏的,没办法,你只能接受我一个人。

女:是.

男:那你怎么能跟他们在一起呢?

:我不知道。

男:你怎么能够跟他们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手拉着手,亲嘴儿。

女:别说了,行了,别逼死我,不知道。

男:不是我逼死你。

:你别说了。

男:这不是我逼你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

女:是,别说了。

男:不是我逼死你的吧?你承不承认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没有人逼你对不对。

女:恶心死了。

男:你现在说恶心死了。

女:恶心死了。

男:那你当初怎么补嫌恶心啊?

女:恶心。

男:不说了,今天咱们就谈到这里吧,反正也谈不出个结果来

女:(哭声)

 

五、版权声明

本文系北京离婚律师网原创作品,版权归北京离婚律师网所有,未经书面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复制、粘贴、转载,违者必究(侵权网络页面经公证后直接向司法行政机关投诉,或直接向法院起诉)。

 六、北京离婚律师网联系方式

网址:http://www.bjlhlawyer.com

北京离婚律师:  王秀全:13661058044  郭万华:13717982585

 


本站声明:
1、本站收集的理论实务文章为研究学习之用,无任何商业目的。因无法联系到著作权人,如著作权人有异议,可来电告知。本站将及时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或以其它方式表示歉意。
2、如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为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3、鉴于个案的差异及当事人对案情陈述的内容,律师对有关案件的电话、留言咨询解答仅供参考。尽量请携资料当面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