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郭万华、王秀全律师将会为您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咨询留言
 
姓   名:
验证码:
 6150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温馨提示:请留言时留下您的联系电话,也可直接拔打电话: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咨询能更方便快捷地获得回复。
     
联系律师
 
名称: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王秀全律师
手机: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
电话:010-85852727
传真:010-85852727
Email:wangxiuquanlawyer@163.com
商务QQ:广州番禺律师53289246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万达广场9号楼10层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网址:www.bjlhlawyer.com
特别推荐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涉外离婚->正文
涉外与涉港澳台离婚诉讼中法律文书的公证与认证

发表日期:2020年3月19日   文章来源:《离婚自助一本通》    作者:王秀全 郭万华
 
          案例一

罗茜、张泽斌原系夫妻,二人于××××年××月××日登记结婚,2012年8月21日在澳大利亚离婚,双方离婚后罗茜以离婚后财产纠纷为由向我国法院提起诉讼。

罗茜在一审中诉称,原、被告××××年××月××日登记结婚,2012年8月21日在澳大利亚离婚,双方离婚协议约定被告放弃双方共同财产,美林小镇×号房产归原告所有,故请求判令:1、位于青岛市崂山区美林小镇×号房产归原告所有,并要求被告协助过户;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张泽斌在一审中辩称,原告所诉房屋属于原、被告婚内共同财产,原告主张依据所谓离婚协议来将房屋过户给原告,按照原告表述双方属于法院判决离婚,所谓的离婚协议依法无效,故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对诉讼请求所涉房屋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而不是过户给原告。另外,关于离婚后共同财产不仅是这一处房屋,另有四套房屋分别是:青岛市市南区大尧一路×号甲×单元×户,该房屋婚后登记在原告名下;青岛市胶南市天津路18号碧海云都×栋×单元×户房屋一套;同小区×栋×单元×户一套;另有位于墨尔本市clarkecourt房屋一处。上述房屋应作为离婚后共同财产分割。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罗茜与被告张泽斌于××××年××月××日在青岛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婚生一女张某。

2007年10月9日,被告张泽斌与案外人江河签订房产认购合同,以3200000元购买位于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以北、王家村以南美林小镇×号房产一套。签订合同当日,原、被告支付江河100000元定金,同年10月26日,原告罗茜自其账户转账支付江河房款1500000元,剩余1600000元以被告名义贷款支付。截至2012年9月12日涉案房屋项下尚有抵押贷款572478.30元未还,后原告以其账户款项偿还了上述贷款;该房屋现登记于被告名下,但由原告居住使用。

2012年8月21日,澳大利亚联邦裁判法院根据原、被告的共同申请作出离婚判决书,判决原、被告自2012年8月21日起离婚,同时该判决确认内容包括“婚生子女只1个,……张某,……此子女的抚养,福利及教育都已做适当安排”。经原告申请,同年10月22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2)青民认字第10号民事裁定书确认上述判决中批准申请人罗茜与张泽斌离婚的判决结果。

原告提交原、被告签订的没有落款日期的资产证明一份,载明:“兹证明张泽斌和罗茜共同拥有资产从2012年2月8日起全部归罗茜所有,包括美林小镇(香港东路227号37-1)房产一处,福林花园(大尧一路×号甲×单元×),胶南市碧海云都房产两处(胶南市×号楼×户、6号楼402户),夫妻名下所有存款都归罗茜所有,张泽斌一分不要。特此证明。”

原告提交原、被告2012年2月2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一份,载明:“男女双方自愿协议离婚,财产、子女分割如下:一、夫妻双方名下共同财产全部归女方所有。包括房产、存款、家具、家电所有一切,男方全部放弃。房产包括香港东路美林小镇37-1(香港东路227号)/大尧一路×号甲×单元×/胶南市碧海云都×号楼×/胶南市碧海云都×号楼×单元×/墨尔本6clarkecourt五处房产,所有存款及财产都归女方。二、女儿张某归女方抚养。三、未尽事宜,协商解决。”

原告提交2012年8月31日签订的离婚补充协议一份,载有“女儿归女方抚养”、“被告放弃涉案房产所有权,该房产所有权归女方所有”、“男方名下美林小镇房产全部过户给女方,贷款由女方负责全部还清,女方负责办理上述房产的解押手续,并委托女方代为办理过户手续”等内容。

另查明,原告提交的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经澳大利亚公证员公证、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官员确认以及我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认证。其中2013年4月29日公证书载明:“所有相关机构:本人,琳达•帕瑞克(LINDAPARIC),公证员,居住并执业于澳大利亚联邦维多利亚州墨尔本市,兹证明,背面所附张泽斌和罗茜于2012年02月21日签署的离婚协议是原件的真实复印件。2012年3月29日由张泽斌和罗茜双方共同到我处提交给我该协议原件用于办理离婚申请。”

原告欲以上述三份证据证明,双方依据2012年2月2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而进行的离婚,因澳大利亚无民政部门,故两人离婚虽以判决形式体现,但系履行2012年2月21日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的结果,故该协议中约定的涉案房产归女方所有,应确认有效。

原告提交2012年3月29日被告将其名下墨尔本房屋转让予原告的过户证明复印件一份,欲证明双方已部分履行离婚协议。

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被告认为,对没有落款日期的资产证明及过户证明复印件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并认为原告提交的经公证、认证的离婚协议和补充协议,公证员、外交贸易部官员及我总领事馆只是证明复印件及人员签名的真实性,不能证明具体内容的真实合法性,且该离婚协议没有得到中国法律认可,根据我国法律原、被告属于判决离婚,该离婚协议不能作为双方分割财产的依据。

二审过程中,被告张泽斌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离婚协议》中“张泽斌”签名字迹与其他书写字迹是否同一时间形成及形成先后顺序进行鉴定,如不是则对具体形成时间进行鉴定。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鉴定,2014年11月20日,该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标称落款时间为‘2012年2月21日’,甲方为‘张泽斌’、乙方为‘罗茜’的《离婚协议》上‘张泽斌’签名与其他内容字迹是同期书写;且‘张泽斌’签名形成在前,其前‘:’形成在后。2、不能确定上述《离婚协议》上‘张泽斌’签名与其他内容字迹的具体形成时间。”

重审期间,原告提交欠款条一张,欲证明被告书写给原告,内容为被告欠原告10000000元,并表示被告父母有相应还款责任。也说明本案中房屋归原告所有,系原告背负了婚后夫妻双方的大量债务,所以,分配是公平的。另,也说明,被告婚内存有过错。经质证,被告代理人认为这所谓的债务是不存在的,因为张泽斌没有理由向自己的妻子借款10000000元。从该证据上也看不出被告存有过错。原、被告之间为何打该欠款条的原因我们不清楚。但是可以清楚的是被告从未收到过原告的10000000元。因此原告证明该债务的存在,还应提交该债权债务履行的具体情况,否则请求法庭不予认可。且该证据上没有落款日期。

被告提交张泽斌在澳大利亚委托的蒋涛律师事务所调取的在澳大利亚法院双方当事人离婚的卷宗材料,并且负有法院相关的情况说明,证明1、双方非协议离婚,是通过法院判决离婚;2、在该判决离婚中,没有涉及到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同时在卷宗材料中也没有出现本案中所谓的离婚协议及离婚补充协议等文书。由此说明该离婚协议既没有通过登记离婚,也没有通过法院诉讼离婚时的认可,因此原告所谓离婚协议及离婚补充协议在本案中不应采纳,不具备离婚财产分割的法律依据。经质证,原告认为,1、其所述的蒋涛律师所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律师事务所,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调整范围,所以不能以其所述的为准,应以中澳双方司法协定,具体来讲,本案关于中澳之间法律文书的确认应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认证为标志;2、证据本身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证据无骑缝章等能证明其是独立完整的证据标志。综上,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所主张的事实。

原审另查明,原告主张美林小镇×号楼房产在房产登记部门登记地址为崂山区香港东路227号×号楼1户。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经澳大利亚联邦裁判法院判决批准离婚,该判决经我国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司法确认,法院确认双方婚姻关系已于2012年8月21日起解除。

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购置房产五处,分别是青岛市崂山区美林小镇×号房产;青岛市市南区大尧一路×号甲×单元×户房产;胶南市天津路18号碧海云都×栋×单元×户房产,同小区×栋×单元×户房产;澳大利亚墨尔本市clarkecourt房产。对此原、被告均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

关于对原告提交的资产证明、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的效力认定问题,法院认为:首先,是该三份协议的真实性问题,真实性包括该三份协议证据形式的真实性,及协议内容是否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均经澳大利亚公证员公证、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官员确认以及我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认证,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合法证据形式,法院予以确认;根据离婚协议的公证书内容,原、被告共同将该离婚协议书提交给公证员,并明确该协议书用途为办理离婚申请,据此可以确认,原、被告在向澳大利亚法院申请离婚前,均明确知晓离婚协议书的内容。即使,该协议书的形成像被告所述,由原告在被告预留签字的空白纸上添加协议内容,则通过被告向公证员、澳大利亚法院提交该协议书的行为,法院可以认定,被告主观上已做出确认该协议书内容的意思表示。再者,根据二审过程中的鉴定意见,该协议书中“张泽斌”签名与其他内容字迹是同期书写,更进一步证明了离婚协议书内容系被告张泽斌的真实意思表示;协议书中“张泽斌”签字前‘:’的形成时间,不能发生影响协议内容变更及当事人意思表示变化的法律后果。故法院对原告提交的离婚协议书予以采纳,对其内容予以确认。第二、离婚协议书的法律性质认定问题。原、被告均系中国公民,在境外适用外国法律离婚,离婚诉讼中法院未对双方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现原、被告双方因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发生纠纷,不适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之规定。该协议书的主要内容系被告张泽斌对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取得共同财产的处分。根据法律规定,婚前或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与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撤销赠与,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本案中,被告张泽斌在离婚协议书中作出的意思表示,系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视为是将其所有的部分房产赠与给原告,该离婚协议书约定内容已部分履行,且经过公证及使领馆认证,被告仍应就未履行约定承担继续履行之义务。原告诉请青岛市崂山区美林小镇×号房产归原告所有,被告协助办理过户手续,理由正当,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同上述理由,被告主张按夫妻共同财产分割青岛市市南区大尧一路×号甲×单元×户房产,胶南市天津路18号碧海云都×栋×单元×户房产,同小区×栋×单元×户房产,因上述房产被告已赠与给原告,且均登记在原告名下,故被告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市clarkecourt房产,应适用不动产所在地国家法律,不属我国法律调整范围,法院不予审理。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之规定第六条,判决如下:一、位于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227号×号楼×户房产归原告罗茜所有,被告张泽斌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协助原告罗茜办理上述房屋过户手续。二、驳回被告张泽斌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800元,由被告张泽斌负担。

宣判后,原审被告张泽斌不服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2015)崂民一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上诉至二审法院。张泽斌上诉称:一审判决依据的所谓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均属伪造,根据鉴定书可以证实,被上诉人是在上诉人预留签名的空白纸上添加形成的相关内容,所谓进行的公证及认证也均为被上诉人单方行为,并不体现上诉人的意思表示。澳大利亚的公证制度与我国的公证制度是完全不同的,其所谓公证是由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所作,不需要双方当事人到场就可以做出,其严谨性与我国公证行为无法相比,不属于我国法律意义上的公证。关于我国驻该国领事馆的认证,也是被上诉人在上诉期间为了完善证据形式所进行的补充认证,该认证程序也不需要双方当事人到场。一审判决依据上述协议所涉的房产并进而认为上诉人系将所有的部分房产赠与给被上诉人的断定显然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综上,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分割涉案房屋,将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227号×号楼×户房产判归上诉人所有,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罗茜二审时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在于对本案所涉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的真实性应否予以认定。综观双方的证据及其庭审陈述,本院认为,应对涉案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理由如下:首先,从形式上看,本案所涉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均经澳大利亚公证员公证、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官员确认以及我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认证,其完全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证据形式;其次,从内容上看,公证员琳达出具的公证书中载明“…背面所附张泽斌和罗茜于2012年02月21日签署的离婚协议是原件的真实复印件。2012年3月29日由张泽斌和罗茜双方共同到我处提交给我该协议原件用于办理离婚申请”,现上诉人认为根据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张泽斌签名形成在前,其前‘:’形成在后”,并进而认为该离婚协议系伪造,但本院认为,该鉴定意见书中虽载明“张泽斌签名形成在前,其前‘:’形成在后”,但其上也同时载明“《离婚协议》上‘张泽斌’签名与其他内容字迹是同期书写”,且即使如上诉人所称,是由被上诉人在上诉人预留签名的空白纸上添加形成协议内容,则也应认为双方在共同向公证员以及澳大利亚联邦裁判法院递交离婚协议书时,上诉人张泽斌已经对该协议书中的内容有了充分的了解并进而作出认可离婚协议书内容的意思表示。且二审庭审时,上诉人张泽斌也认可离婚补充协议上的签名是自己所签,只是称其不知道具体内容,对此,本院认为,在上诉人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的情况下,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采信,对于该离婚补充协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根据该离婚补充协议,双方对于涉案美林小镇房屋的还贷、解押及过户作出了详细的约定,应视为双方系在具体履行之前签订的离婚协议,该也进一步佐证了之前的离婚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综上,原审对于涉案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因此,上诉人张泽斌应继续履行离婚协议书中约定的内容,即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227号×号楼×户房产(即美林小镇×号房产)归被上诉人罗茜所有,上诉人张泽斌应协助其办理过户手续。二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

高维维与丁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于XXXX年XX月XX日登记结婚,婚后因家庭琐事争吵不断,高维维于2017年2月24日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离婚,依法分割共同财产。

审理中,自称是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薛安军向一审法院称,原告高维维本人在国外,本案诉讼为高维维真实意思表示,离婚诉状是原告高维维书写后邮寄给自己,由其送至法院立案的。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对于境外当事人提交的起诉书,证明签名的真实性的,应当提供规定的公证、认证文件。本案中,原告高维维身在国外,但目前无证据可证明其在诉状中签名的真实性,故依法应当驳回起诉。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高维维的起诉。


法律分析

一、公证、认证的内涵

公证是指公证机构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对民事法律行为、事实和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的行为,公证属于非诉活动。

认证是指一国的外交、领事机关对经过公证的文件或法律文书中最后一个签名或印章是否真实进行鉴定的行为。

在国外形成的公证文书,如果该文书未经我国驻该国的使领馆认证,我国法院对该文书否为公证机关所出具,公证文书中签名和印章真伪等情况都不得而知。公证文书经过我国驻该国的使领馆的认证,这样我国法院就能够确定公证文书的签名及印章的真实性,有利于我国法院更加准确的做出裁判,公证和认证往往是结合在一起进行的。

二、如何办理涉外与涉港澳台地区法律文书的公证、认证?

2.1外国法律文书的公证、认证

外国的法律文书或当事人在外国形成的书面材料(如授权委托书等)首先要在公证机关公证,然后到该国外交部进行认证,最后转交我国驻该国的使领馆进行认证。需要提示的是,如果我国与该国不存在外交关系,可以经与我国有外交关系的第三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再转由我国驻该第三国使领馆进行认证。

2.2涉港澳台法律文书的公证、认证

香港地区的公证、认证:香港地区并没有专门的公证机关,当事人需要委托香港公证律师(由司法部指定)进行公证,并到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加盖转递章后才能邮寄回内地使用。

澳门地区的公证、认证:直接在中国法律服务(澳门)有限公司办理相应的证明手续即可。

台湾地区的公证、认证:当事人需要先到台湾地区的公证机关公证,公证文件的副本寄交内地公证员协会进行核证,核证后的公证文书可以在内地使用。

三、公证、认证的注意事项

3.1时间限制:建议当事人在办理完公证手续后及时办理认证手续,避免公证文书的有效期届满,使领馆将不会再对该公证文书进行认证。婚姻状况公证、存款证明等都有一定的有效期,一般为6个月。

3.2需要公证的文件: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在我国领域外递交的授权委托书应当进行公证认证。一般来讲,起诉状或答辩状也应当进行公证、认证。至于其他材料,如离婚意见书、离婚声明书等文件是否需要进行公证、认证,因每个法院的要求不一致,所以建议当事人咨询法院后再决定是否需要进行公证、认证,避免立案或庭审时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3.3翻译:对于域外形成的法律文书如涉及外文的,向法院递交前一定要委托我国司法机关认可的翻译机构进行翻译,否则即使办理了公证认证手续,也很有可能不被法院认可。

四、离婚诉讼中涉外证据的公证与认证

2019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19〕19号)(以下简称新版证据规则),新版证据规则将于2020年5月1日生效,新版证据规则对涉外案件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形式作出了修改。涉及身份关系的证据应当进行公证、认证,公文书证应当经过公证,对于其他类型的证据形式并未作出限制性规定。

在新版证据规则生效之前,我国法院对于当事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证据都要求进行公证、认证。虽然经过公证与认证的证据并不能直接认定为裁判的依据,但域外形成的证据未经公证认证,法院无法便核实该证据的真实性,会对承担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产生不利的影响,有的法院甚至以域外形成的证据未经公证、认证手续为由直接对该证据不予认可。

案例一中,罗茜提供的离婚协议、离婚补充协议均经澳大利亚公证员公证、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官员确认以及我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认证,符合我国法律规定域外证据的形式,法院确认了该证据的合法性并作为裁判的依据。

五、中国籍当事人诉讼是身在国外的,如何向法院提供材料?

中国籍当事人如果身在国外要起诉的话,可以从国外寄交或者托交起诉状、授权委托书,但授权委托书必须经过我国驻该国的使领馆证明;如当事人立案时在国内,开庭时不在国内的,可以在出国之前在国内的公证机关对授权委托书、离婚意见书等文件进行公证,或者在法院的庭审笔录中对律师进行特别授权,由律师代理其参加诉讼。

案例二中,因原告高维维本人身在国外,其未按照法律规定办理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仅仅是直接将离婚诉状邮寄给委托代理人薛安军,由其送至法院立案。法院因无法核实起诉状中签名的真实性,最终驳回了高维维的起诉。

版权声明

本文系北京离婚律师网原创作品,版权归北京离婚律师网所有,未经书面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复制、粘贴、转载,违者必究(侵权网络页面经公证后直接向司法行政机关投诉,或直接向法院起诉)


本站声明:
1、本站收集的理论实务文章为研究学习之用,无任何商业目的。因无法联系到著作权人,如著作权人有异议,可来电告知。本站将及时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或以其它方式表示歉意。
2、如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为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3、鉴于个案的差异及当事人对案情陈述的内容,律师对有关案件的电话、留言咨询解答仅供参考。尽量请携资料当面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