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离婚律师网,郭万华、王秀全律师将会为您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咨询留言
 
姓   名:
验证码:
 8029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温馨提示:请留言时留下您的联系电话,也可直接拔打电话: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咨询能更方便快捷地获得回复。
     
联系律师
 
名称:北京离婚律师网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王秀全律师
手机:13661058044(王律师)/13717982585(郭律师)
联系人:郭万华律师
电话:010-85852727
传真:010-85852727
Email:wangxiuquanlawyer@163.com
商务QQ:广州番禺律师53289246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万达广场9号楼10层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网址:www.bjlhlawyer.com
特别推荐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涉外离婚->正文
涉外案件中分割内地房产时,适用内地法律还是香港地区法律?

发表日期:2020年3月13日      作者:王秀全 郭万华
 
         典型案例

张顺良与徐韵凤于1987年1月8日在香港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张梦欣。张顺良、徐韵凤、张梦欣均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张顺良与徐韵凤对婚内财产无特别约定。

1998年5月12日,徐韵凤向上海XX有限公司购买了上海市长宁区XX路XX号XX幢房屋,转让价款为港币5,005,000元,建筑面积325.63平方米,房屋产权于2001年5月14日核准登记为徐韵凤、张梦欣共同共有。

张顺良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确认张顺良对登记于徐韵凤、张梦欣名下的系争房屋享有百分之五十的产权份额,徐韵凤、张梦欣享有百分之五十的产权份额,并对上述房屋予以变更登记。

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于法律适用问题产生了争议,张顺良主张本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而徐韵凤、张梦欣则主张适用香港地区的法律法规。经法院查明,张顺良与徐韵凤无协商一致选择适用的法律。

一审法院认为,张顺良、徐韵凤、张梦欣均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婚姻缔结地为香港,不动产所在地为内地,共同经常居住地为内地,在张顺良、徐韵凤、张梦欣无法协议选择适用法律的情况下,张顺良要求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规定。张顺良、徐韵凤系夫妻关系,系争房屋的权利取得在张顺良、徐韵凤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除另有约定外,归夫妻共同所有。张顺良基于与徐韵凤的夫妻关系主张共有应予支持,但法律规定夫妻之间财产为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故对张顺良按份共有的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审理后于2015年12月25日作出判决:

一、上海市长宁区XX路XX号XX幢房屋归张顺良(CHEUNG,SHUNLEUNG)、徐韵凤(HSU,YUNFENG)、张梦欣(CHEUNG,MUNGYANCHRISTINE)共同共有。

二、徐韵凤(HSU,YUNFENG)、张梦欣(CHEUNG,MUNGYANCHRISTINE)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张顺良(CHEUNG,SHUNLEUNG)办理上海市长宁区XX路XX号XX幢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张顺良(CHEUNG,SHUNLEUNG)、徐韵凤(HSU,YUNFENG)、张梦欣(CHEUNG,MUNGYANCHRISTINE)名下的过户手续。

徐韵凤、张梦欣对一审判决不服,依法提起了上诉,二审审理中,上诉人徐韵凤、张梦欣共同向法院递交证据如下:1、B律师行H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两份,用以证明香港法律关于本案所涉争议问题的法律适用;2、张顺良、徐韵凤、张梦欣的出入境记录查询结果一组,用以证明内地并非徐韵凤、张梦欣的经常居所地,香港系两人的经常居所地,内地系张顺良的经常居所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不存在共同的经常居所地。

对徐韵凤、张梦欣提供的上述证据,张顺良依法发表质证意见后,二审法院认为:对徐韵凤、张梦欣提供的上述证据,张顺良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可,也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被上诉人张顺良向法院递交证据如下:1、A公司的商业登记资料一组;2、科伦投资有限公司的商业登记资料一组;3、香港税务部门要求张顺良缴纳400余万元港币税款的函;4、对张顺良进行报道的报纸、杂志一组;5、张顺良名下印有香港马会标识的信用卡一张,上述五组证据用以证明张顺良具有较强的经济能力及收入;6、张顺良名下公司汇款200万港币给徐韵凤的汇款凭证及徐韵凤的签字确认,用以证明张顺良曾给付徐韵凤200万元港币,供家庭使用;7、徐韵凤于2015年向香港地区法院递交的《经济状况陈述书》,用以证明徐韵凤自认系家庭主妇,没有相关的职业收入,张顺良拥有香港马会会籍,具备较强的经济实力,双方并非自1994年分居;8、上海市公证处(2004)沪证外经字第15143号公证书;9、上海市宝山区公证处(2004)沪宝证港经字第8号公证书;上述证据8、9用以证明公证书涉及的不动产仅登记在徐韵凤一人名下,但徐韵凤仍向银行确认张顺良为抵押房屋的共有人;10、张顺良的医院检测报告一组,用以证明张顺良的健康状况不佳;11、张顺良、徐韵凤、张梦欣的出入境记录一组,用以证明徐韵凤自2011年至2016年5月12日期间,每年的绝大部分时间在上海生活,内地系徐韵凤、张梦欣的经常居所地,张顺良自1994年起在内地居住,内地也是张顺良的经常居所地;12、香港XX律师事务所杨某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一份,用以证明香港法律关于本案所涉争议问题的法律适用;13、上海美国学校在校证明,用以证明张梦欣自2003年8月21日至2010年5月30日间在上海美国学校就读。

对张顺良提供的上述证据,徐韵凤、张梦欣依法发表质证意见后, 二审法院认为:对张顺良提交的上述证据,其中证据1、2、3、4中经公证认证的部分,证据5、7、8、9、10、11、12,张顺良提供了证据原件或办理了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据1、2、4中未经公证认证的部分、证据6,不符合法律对证据形式要件的规定,徐韵凤也不予认可,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采纳;对证据13,形式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可以证明张梦欣在上海的学习情况。

根据上述证据及当事人庭审陈述,二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张顺良与徐韵凤、张梦欣均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系争房屋产权登记于徐韵凤、张梦欣名下,故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条之规定,张顺良与徐韵凤、张梦欣关于系争房屋所有权之纠纷,系涉外民事关系范畴,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调整范围。本案中,系争房屋产权登记于徐韵凤、张梦欣名下,张顺良主张其系基于与徐韵凤间的夫妻关系而对系争房屋享有权利,故本案主要争议系对徐韵凤就系争房屋享有的产权权利,张顺良是否有权主张系张顺良与徐韵凤共有。徐韵凤、张梦欣主张,本案应适用香港法律,驳回张顺良的诉讼请求。张顺良则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等相关内地法律,系争房屋归张顺良与徐韵凤、张梦欣共有。就本案中双方争议之焦点,本院归纳、分析、认定如下:

一、就本案应选择适用的冲突规范

就本案纠纷适用的实体法律,徐韵凤、张梦欣主张应适用香港法律,张顺良则主张应适用内地法律。双方对实体法律的适用未能协商一致,故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相关规定,确定本案民事法律关系应适用何种法律规范,即首先应依本法之规定确定本案纠纷应适用的冲突规范,进而由此指引本案纠纷应适用的实体法律。

就冲突规范的适用选择。徐韵凤、张梦欣主张,本案系夫妻财产关系纠纷,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4条之规定,夫妻财产关系,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主要财产所在地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张顺良则主张,本案发生争议的标的物为不动产,故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36条之规定,不动产物权,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

本院认为,双方就系争房屋权属产生的争议,从现有的法律规定看,若基于双方的特定身份关系,则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4条调整的夫妻财产关系纠纷范围,若基于标的物的属类,则又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36条调整的不动产物权纠纷范畴,优先适用哪一条的规定系双方争议的焦点。双方就系争房屋产权归属发生的纠纷,从形式上看是对不动产权属的确认之诉,但张顺良是基于与徐韵凤的婚姻关系而主张对系争房屋享有利益,其实质是因婚姻关系所产生的财产争议,即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男女双方对财产的权利义务关系,或男女双方对合法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财产的权利义务关系。双方的争议是基于确认当事人之间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基础上,具有更强的身份特征或属人特性。在处理夫妻财产关系的法律冲突时,遵循国际私法的基本原则,宜首先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允许夫妻双方协议选择调整夫妻财产关系的法律,夫妻双方未选择的,选择与身份特征更具密切联系的连结点。基于上述分析,本院认为就本案争议之冲突规范的适用,应优先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4条之规定,而非36条之规定。

由此,关于本案所有权争议所涉实体法律的选择适用,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4条规定的指引,来具体确定涉案民事法律关系的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本案中,张顺良与徐韵凤没有协议选择共同适用的法律,故根据该条规定的指引,应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

二、就张顺良与徐韵凤是否存在共同经常居所地的争议及实体法律的选择争议

徐韵凤主张,徐韵凤的经常居所地为香港地区,张顺良于1994年前的经常居所地为香港,1994年后的经常居所地为内地,张顺良与徐韵凤缔结婚姻关系时,双方的经常居所地为香港,系争房屋产权取得时,双方并不存在共同的经常居所地,应选择适用双方的国籍国法律,故本案实体法律应适用香港法律。张顺良则主张内地系张顺良与徐韵凤的共同经常居所地,故即便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4条之规定,本案实体法律仍应适用内地法律。

对此,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5条之规定,自然人在涉外民事法律关系产生或者变更、终止时已经连续居住一年以上且作为生活中心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规定的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但就医、劳务派遣、公务等情形除外。如前所述,本案争议本质上基于双方存在特定身份关系而引发,故应以张顺良与徐韵凤间形成特定身份关系的时间作为确认双方是否存在共同经常居所地的时间节点。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张顺良与徐韵凤于1987年在香港登记结婚,且此前双方均长期居住于香港,故本案中,应认定香港为张顺良与徐韵凤不动产纠纷争议中的指引实体法适用的经常居所地,本案就系争房屋产生的纠纷,应适用香港法律,而非内地法律。

退一步讲,即便将系争房屋产权取得时间作为确认双方经常居所地的时间节点,系争房屋于1998年5月12日登记于徐韵凤、张梦欣名下,从当事人的庭审陈述及出入境记录查询结果显示,以该时间节点计算,徐韵凤的经常居所地为香港,张顺良的经常居所地为内地,双方并不存在共同的经常居所地,故应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即香港法律。至于是否能以张顺良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作为确认双方经常居所地的时间节点之争议,目前的法律法规对此并未作出明确约定,基于本案系因特定身份关系引发的不动产纠纷,故较之当事人提起诉讼的时间节点,当事人间成立特定身份关系的时间节点,与双方争议的涉外民事关系更具密切联系,本院优先采纳当事人间成立特定身份关系的时间即张顺良与徐韵凤缔结婚姻关系的时间作为确认双方经常居所地的时间节点。综上所述,就实体法律的适用争议,本院认为,应适用香港法律。

案件经过审理,二审法院认定,就张顺良与徐韵凤、张梦欣关于系争房屋所有权归属之争议:在冲突规范上,应优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4条之规定;在实体法律上,应适用香港法律;在争议判定上,张顺良与徐韵凤就系争房屋权属不存在财产推定信托,现系争房屋登记于徐韵凤、张梦欣名下,应认定为徐韵凤、张梦欣所有,张顺良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驳回。最终二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2015)长民三(民)初字第120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张顺良的诉讼请求。


法律分析

一、涉外案件中,分割内地房产时如何选择法律适用?

本案中,因张顺良、徐韵凤、张梦欣均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之规定,本案属于涉外民事案件。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涉外法律关系适用法》)予以确定。

《涉外法律关系适用法》第二十四条(以下简称二十四条)规定,夫妻财产关系,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主要财产所在地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

二十四条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允许夫妻协议选择调整夫妻财产关系的法律,只有在双方没有选择法律适用的情况下,才会适用共同经常居所法律或共同国籍国法律。

《涉外法律关系适用法》第三十六条(以下简称三十六条)规定,不动产物权,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

涉外民事案件中,当夫妻财产关系中包含了房屋这类不动产时,二十四条与三十六条就会发生重合。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确定该案件应当适用二十四条还是三十六条,这也就是二审法院判决中提及的“本案应选择适用的冲突规范”,只有正确的选择了冲突规范,才能确定适用哪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

笔者认为,涉外案件中,因不动产权属引起的夫妻财产纠纷案件,是基于夫妻之间特定的身份关系而产生,将该案件归于夫妻财产关系更具有针对性。如果该不动产纠纷并非基于夫妻的特定身份而产生,且《涉外法律关系适用法》没有其他特殊规定的前提下,应当以三十六条为冲突规范去确定适用的法律。

本案中,虽然诉争的房屋属于不动产,但张顺良是基于与徐韵凤存在婚姻关系而主张对房屋享有利益,其实质仍应属于夫妻之间因财产问题产生的纠纷,所以应当适用二十四条作为冲突规范。在张顺良与徐韵凤无协商一致选择适用的法律时,适用香港地区的法律。

二、公民的经常居住地与涉外案件中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有何区别?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四条规定,公民的经常居住地是指公民离开住所地至起诉时已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但公民住院就医的地方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五条规定,自然人在涉外民事关系产生或者变更、终止时已经连续居住一年以上且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规定的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但就医、劳务派遣、公务等情形除外。

虽然“经常居住地”与“经常居所地”仅一字之差,但二者之间的差别较大。第一,公民的经常居住地属于《民事诉讼法》中的概念,而经常居所地属于《涉外法律关系适用法》中的概念。第二,公民经常居住地的确定,由一个要素构成即“连续居住一年以上”,而经常居所地由两个要素构成:一是“连续居住1年以上”;二是“作为其生活中心”,生活中心的确定需要当事人有在此地居住的主观意图以及客观的居住情况。第三,经常居所地排除了就医、劳务派遣、公务等非当事人主观意图在此地居住的情形,而经常居住地只排除了住院就医的情形。

    权利声明

本文版权归北京离婚律师网所有,未经书面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复制、粘贴、转载,违者必究(侵权网络页面经公证后直接向司法行政机关投诉,或直接向法院起诉)


本站声明:
1、本站收集的理论实务文章为研究学习之用,无任何商业目的。因无法联系到著作权人,如著作权人有异议,可来电告知。本站将及时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或以其它方式表示歉意。
2、如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为北京离婚律师网。
3、鉴于个案的差异及当事人对案情陈述的内容,律师对有关案件的电话、留言咨询解答仅供参考。尽量请携资料当面咨询。